評九一八事變86周年,不忘記憶才能捍衛正義

今天,是“九一八事變”爆發86周年。

天安門廣場,人民英雄紀念碑前,人們伫立凝神,聆聽镌刻在漢白玉上的曆史回聲;沈陽,“九一八”曆史博物館,一份份新解密的文件,講述著抗聯戰士奮力救國的傳奇;北京、濟南、石家莊等地,防空警報也如同往年一樣再次響起……

記憶從未褪色、曆史仍有回響,這些紀念活動提醒人們,不忘對曆史的記憶,才能更好地捍衛正義。

那是一段悲慘屈辱的苦難曆史,也是一部覺醒奮起的悲壯史詩。1931年9月18日,日本軍國主義者蓄意制造並發動了侵華戰爭,揭開了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序幕。國恥,痛徹肺腑;抗爭,同仇敵忾。中華兒女壯懷“我們萬衆一心,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”的滿腔熱血,“四萬萬人齊蹈厲”“誓死不當亡國奴”,與日本侵略者進行了長達14年的艱苦卓絕的鬥爭,終取得了近代以來中國反抗外敵入侵的次完全勝利。

這些曆史記憶,我們永遠不能忘記。今天,盡管“九一八”已經遠去,但日本帝國主義侵華期間所有慘遭殺戮的死難同胞,值得我們永遠悼念;抗日戰爭中所有英勇獻身的英烈和爲之作出貢獻的人們,值得我們永遠緬懷;中國人民反抗侵略的不屈不撓鬥爭,值得我們永遠銘記。我們不忘記憶,並不是要延續仇恨,爲的是牢記曆史、捍衛正義,也是爲了警醒全世界人民共同避免曆史悲劇的重演,更好維護世界和平。

“戰爭起源于人之思想,故務需于人之思想中築起保衛和平之屏障。”镌刻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大樓前石碑上的這句話提醒人們,捍衛正義,防止戰爭,必須首先徹底清除發動戰爭的“思想禍胎”。然而令人震驚的是,日本作爲當年侵略戰爭的發起者,一段時間以來,一些政治組織和政治人物在曆史問題上卻屢屢犯“失憶症”:從教科書事件到參拜靖國神社問題,從否定南京大屠殺到掩蓋慰安婦罪行,從鼓吹戰爭責任未定論到否定東京審判……日本右翼勢力這一個個背離國際正義的做法,怎能不令人警惕?

同樣值得注意的是,犯類似“失憶症”的,在國內也不乏其人。8月5日,兩個中國遊客在德國國會大廈前行納粹禮拍照;8月7日,4個年輕人披著日軍軍服在抗戰紀念地四行倉庫搞怪;8月13日,兩名男子披著日軍軍服在廣西賓陽高鐵站作秀。如此行爲,怎能不令人痛心?

曆史學家波普爾曾說:“(曆史上)那些被遺忘的無數的個人生活,他們的哀樂,他們的苦難與死亡,這些才是曆代人類經驗的真正內容……”86年過去了,歲月的落英早已覆蓋戰爭的遺迹,發展的潮流一點點清洗著曆史的傷痛,但如果在車水馬龍、霓虹閃閃中忘記了曆史,則意味著割裂傳統、割裂文明。保持記憶,不忘曆史不忘痛,曆史這個“前事”才能真正成爲“後事之師”,成爲捍衛正義的進步力量。

不忘記憶,離不開曆史的載體。設立國家層面的紀念日,是以國家名義對曆史的記憶;各種各樣的紀念碑、曆史遺迹,是站立在大地上的記憶。無論是退伍軍人金春燮爲抗日英烈建造77座紀念碑,還是江西吉安超果村的村民自發集資建造烈士紀念碑,千千萬萬群衆自發銘記曆史的舉動,都是在告訴世界、提醒後人,渴望正義、走向複興的中國人民,不能、不會更不應淡忘那些曾經沉痛的記憶。

作爲當代中專生,應該從我做起,從現在做起,從身邊的小事做起,爭做文明學生,做一個有素質、有思想的當代學子。不忘記憶才能捍衛正義,緬懷前輩的汗血,銘記曆史的傷痛,創造祖國更好的未來。

 

 

2017年9月18日